风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风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YSL缪斯Victoire揭秘大师不为人知的事

发布时间:2021-01-08 10:06:28 阅读: 来源:风铃厂家

本月巴黎时尚缪斯Victoire Doutreleau推出的回忆录,《Et Dior Créa Victoire》的出版之际, Victoire在她的Saint-Germain-des-Prés公寓接受采访,从她与 Yves Saint Laurent和Pierre Bergé的关系,到解释她从来没有与Richard Avedon合作的原因。

当Saint Laurent还是德高望重品牌的年轻设计师时,在五十年代初她便成为Christian Dior的模特,那段时光使她在近期的“Yves Saint Laurent”的传记片中获取了大量银幕时间。 80岁的Victoire从头部到脚趾都身穿Raf Simons为Dior设计的衣服,她不会错过他的任何走秀。事实上,她刚刚从东京Dior时装表演回来。 “那是一个美丽的系列,”她表示。

当被WWD采访时,被问及应该称呼Jeanne还是Victoire时,Victoire Doutreleau强烈表示应该称呼Victoire。因为Dior雇用她时把她的名字改为Victoire。从那时起,她护照上的名字便 是Victoire。

WWD :你18岁便是Dio r的模特,包括女售货员和其他同公司的模特对你不是很友善。

VD :他们妒忌Dior那么关心我。那就是竞争。我与众不同。我反对墨守成规;我还未被社会各种框框限定,而他们有。他们比我大;他们是25岁,我们几乎住在 一起。在时装秀季节,我们会花整个下午在时装屋。我们每年有近四个月住在工作室 ,有时排练到凌晨2点。我们的合同是相当宽松的,但我们属于设计师。如今,一切都完全不同。

WWD : 1954年Dior让你穿的“Fouilly-les-Oies”( Hicksville )礼服背后的故事是什么?

VD :我觉得Dior很喜欢“Fouilly-les-Oies”这个名字,因为这让他想起Bécassine(漫画人物,一个身穿农民服装的布列塔尼女 仆)。我觉得他让我穿它是因为我有散漫的气质。但要求是严格的,那件衣服大半身都有扣子。但是,当你打开它,礼服非常性感,有一个大的露肩。与那个时候大 多数模特不同,我是有着丰满上围的娇小女子。Harper’s Bazaar美国版主编Carmel Snow看到我穿那件衣服后,创造新的词“丰满的造型”(busty look)。摄影师Richard Avedon惹恼了我,因此我没有为Harper’s Bazaar工作。他说,他不想拍我,因为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,但我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胸部,有人说我还年轻。我想,他怎么那么无礼。

WWD :最近Yves Saint Laurent的传记中提到你与Pierre Bergé的关系。

VD :当电影播放时我很惊讶,因为我已经隐藏这段关系很久了。我不能说什么,因为它是真实的。我们之间称不上浪漫。它历时三年,分分合合。 Yves并不知道。有一次他问过我,Pierre和我是不是恋人,但那已经是许多年以后,所以也没有必要告诉他呢。

WWD :你说掌控关系对Bergé来说是“狡猾”之举。

VD :是的,可能对他来说是一种控制人的方式。他有足够的能力做到这一点,但他性格复杂。他也很善良。我们不能说出缘由,它比这更复杂。

WWD :你如何描述与Saint Laurent的关系?

V.D:这是一个青葱岁月的关系。 Yves当时21 岁,我们不相伯仲。我们都会假装。

WWD :你为什么要与Saint Laurent和Bergé“拆伙”?

V.D :这是因为《Newsweek》封面。我告诉 Yves我想停止做模特了。我已经筋疲力尽了。 Yves坚持认为我要拍,所以我拍摄了,可是结果并没有提及我的名字,尽管我是封面女郎。我表达了我对Pierre Bergé的不满,它并不顺利。

WWD :你是如何调和的?

V.D:这是12年后的事了。 1975年我第二次结婚,有两个孩子。我住在瑞士一个湖边的房子。Nadine de Rothschild邀请我去她举办的她丈夫Edmond的生日盛会。我想穿YSL的裙子,我想再次见到他们。我拨了号码,Pierre Bergé接了电话,说:‘你想要什么?’‘一条裙子。’他说:‘好吧。’然后我去了巴黎。我们在l’Orangerie共进晚餐,然后去了他们在Rue de Babylone的公寓。我和我的丈夫到早上5点才离开。这本书是关于Dior,我的下一本书是关于Yves Saint Laurent的时装屋。我还是喜欢把它们区分开来。

WWD : Bergé是否知道在酝酿中的第二本书呢?

V.D :是的,他告诉我,他信任我。

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挂号

仁爱医院做人流多少钱

南京妇科专科医院哪家好

相关阅读